六透社论坛

信阳男子收留流浪汉追踪 民政部门不支持也不鼓励

发布日期:2019-10-16 10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他救助流浪汉的行为,有人表示支持,官方觉得有欠缺有读者认为,如果多一些像他这样的人,街上的流浪汉应该会少很多

  救助站内,一位流浪人在看工作人员为他买的回家车票。不知道,他会不会再次走出家门去流浪 河南商报记者 赵卓/摄

  救助流浪汉,组织其打工。这样的行为既成为杨正海赖以辩解的盾,也成为刺向他的锋利之矛;既为他赢得支持,也为他带来质疑。

  杨正海救助流浪汉,并组织其进行打工、行乞的报道发出后,众多读者打电话表达自己的看法,大部分人支持杨正海。这么高的支持率并不意味着官方的认可,“个人力量毕竟有限,做这些,是政府的责任”。

  昨日上午,信阳市民政局社会科科长谈毅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从杨正海收留流浪汉的1999年开始,民政局就注意到了,并且相关人员还多次到杨正海处,与其协商,认为个人救助流浪汉能力有限,最好还是交给政府民政部门,由他们去救助,“但杨正海都拒绝了”。

  “最近几天,我们又多次到他那里做工作,希望能由民政部门救助流浪汉,并聘请他为流浪人员收养信息员,他还是不同意。”谈毅说。

  何以至此?谈毅称,杨正海个人认为自己是在做好事,能给流浪汉们提供吃和住,一些流浪汉家属也支持他的行为。

  据谈毅介绍,前天,信阳市救助站工作人员专门派救助车辆到杨正海居住处,希望能救助一些流浪汉,将他们送回家,但被杨正海拦下了。

  杨正海解释,他对流浪汉采取的是“来去自由”,没有强行让谁留下过。之所以没有同意民政部门救助送返,是因为这些人都说不清自家的准确地址,民政部门未必能真的送到家,或者即使真的送到家了,家里照顾不到,可能还会出来流浪,“与其到其他地方流浪,还不如在我这里。”

  对此,杨正海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,能不能感动中国,不是他说了算,也不是个别媒体说了算,那得全社会说了算。

  “有些人把钱看得重,有些人把荣誉看得重,我重视荣誉。”他说,“有很多家属接到孩子后表示感谢,送钱成千上万,我都没收。为什么?因为我做的是慈善,我不是靠收养他们赚钱。我要将这作为一项事业来做!”

  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工作人员说,非法用工是组织、企业和个人之间的关系。杨正海只是个人,用人干活只是为了吃饭生活,也不存在虐待、强迫现象,谈不上非法用工。

  谈毅说,杨正海的行为很好,但因为他的条件有限,民政部门并不赞同。如果是民政部门来救助,是不会让流浪汉们来劳动的。

  谈毅提到,白小姐资料,虽然国家关于流浪人员的救助文件中写有“鼓励、支持个人和社会团体救助流浪人员”,但他个人认为,个人救助起码得具备条件、有实力,没实力还是让政府部门去做好。

  “我们会尽量打听清楚地址,买票送他们回去。”谈毅说,超过十天还没有找到家庭住址的,民政部门会向有关部门报告,暂时将他们收养,直到找到户籍所在地为止。

  这其中,最难办的是那些精神病和智障流浪人员,地址难问,话语难沟通,“收留之后,会将他们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,情况好转问出信息再送返。”

  她说,她在街上看到过一个流浪汉,大冬天,只穿一身破单衣,露出光溜溜的脊背,一连几晚露宿在一些小门店前的水泥地板上。“我觉得我也很有善心,但要是让我去收留流浪汉,我做不到。杨正海让他们吃饱饭,有地方住,这些就足够了。至于干活儿,只要不是强迫他们劳动,也可以理解,要不,花销从哪儿来?”

  另一名读者则发来短信称,“现实是残酷的,但不肮脏。我认为杨正海是好人,要不,叫质疑他的人收留流浪汉几天试试?不说别的,单说卫生条件,三五天就受不了了。我本人也算是在流浪。”

  还有读者表示,他舅舅已走失十几年,快有60岁了。这些年,如果在外能有人收留,他会很感激。“如果杨正海的事情是真的,我想给他们捐点东西。”

  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处长彭国平介绍,目前国家在社会救助这一块很重视,做得也很完善,有24小时的救助车巡逻。公安部门或者群众发现流浪汉,一联系,救助部门马上便会派车把人接到救助站,并提供临时性的免费救助,想回家的就免费买车票,有病的就送到定点医院治疗。

  至于杨正海的行为是否合乎规定,彭国平称国家没政策,民间在硬件、软件、管理方面都有欠缺,而政府有能力、有物力,也有责任来做好。“救助时,可以分男区、女区、儿童区、精神病人区,很规范,而个人肯定做不到这些。你救十个八个,其中只要有一个精神病人,尤其狂躁型的,就很容易出事,出了事怎么办?”

  他提供了一个数据,自1993年实施救助站制度以来,全省流浪乞讨精神病成年人找不到家庭住址,本人也说不清的,只有268人。“95%以上的流浪汉是从家走失,家里很挂念。发现这样的流浪汉,第一时间应和其家人取得联系,而作为个人,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  “撇开我的工作,从我个人角度来讲,也是不赞成、不提倡。要是真想做善事,办敬老院可以。如果个人没能力,还是交给政府来做比较好。”彭国平说。

  同样,河南省慈善总会宣传联络主管朱雷华也表示,对于杨正海这种行为,说不上慈善不慈善,因为各地都有救助站,可以提供吃住及医疗救助。如果自己没能力,完全可以将流浪汉送到救助站,组织他们打工挣钱,在法律上不允许,也不提倡。

  “那个信阳的,给我们打过电话,就是问发工资的事。”在电话中,洛阳市洛龙区李楼乡李楼村村民唐荣珍对河南商报记者说。

  与杨正海相似,唐荣珍与丈夫韦建设目前也收留有12名流浪汉。不同的是,他们那里的流浪汉有工资,每年两三千元。

  韦建设办有一个养鸡场,有2万只左右的鸡。目前收留有12名流浪汉,2人找不到家,10人是愿意在这儿或家属非要让其留下来。“他们很多都是家里的负担,我们求着家属给领走,人家不领。”

  韦建设知道有人在背后非议,“听说过什么廉价劳动力之类,其实你来看看,就知道是不是劳动力了。”

  对此,该村村委会冀主任说:“能干啥活儿,一个个走路都歪歪扭扭的,也就是扫扫地什么的,你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对于为什么要给这些人发工资,唐荣珍说,做好事要想到他老了后怎么办,“信阳的那个人(指杨正海)给我们打电话时,就说过这个问题。”

  唐荣珍的说法是,让人家背沙,让背到三楼却背到了二楼,就算这样,他们也都是劳动力,该给钱。另外,用人家,就得考虑到人家老了怎么办,得安置,就得用钱。